修订版 MIKE去年11月旧帖: 比特币区块大小的问题

https://medium.com/@octskyward/on-block-sizes-e047bc9f830#.ybfemmsxv

(vatten注:原文翻译有些不准,我修订了一下力求准确反映原文)

比特币区块大小的问题

比特币区块扩容这件事,目前陷入一种僵局,没有任何进展,也不会有任何进展:无论有多少人要求,比特币核心维护者根本不会给社区一个扩容的方案,这和比特币社区里的人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在这篇文章中,我想要谈一下比特币改进提议BIP100的现状,为什么比特币核心维护者不会提高区块大小的限制,最近比特币核心维护者承认他们实际上并不是靠共识决策的事,以及为什么今年12月的研讨会也不会起丝毫作用

BIP 100

BIP100是一个大约有60%比特币算力支持的提案。我理解为什么比特币矿工喜欢这个主意,但现状是:

• BIP100还没有可实施的代码
• BIP100的提案人Jeff在忙一个称为Moxiebox的小虚拟机,并且在更改数据库层,BIP100只是他以后要做的项目之一
• 即使别人替杰夫实现了代码,BIP100的代码也不会被写入比特币核心代码库。两个有最终决定权的比特币核心维护人员没有表过态支持BIP100,而且他们似乎不认为事情应该由矿工投票来决定

核心人员反对靠矿工投票决策

在蒙特利尔举办的比特币扩容研讨会上,有关区块扩容具体方案的讨论是被禁止的,当然人们仍然会在走廊里私下进行一些“非法”讨论。根据会议总结报告,这次会议几乎没有达成任何协议。但是有一点显然是大家都同意的:

硬分叉的方法:倾向于 “如果(时间标记>X)”,就在在未来数月里的一天硬分叉。在版本高位中作一设置,导致一个负数,以便更清洁地分叉。矿工广播 — 比特币矿工,用最近使用过的方法,通过coinbase记号来示意他们是否已经准备就绪。这种矿工的信号不具有约束力(矿工的信号值不被core软件检测)。实施硬分叉前,最好准备好取消硬分叉的方案,以便在一定时间期限内还未实现分叉后取消

翻译成大家看得懂的语言:和BP100或BP101不同,不会再有挖矿者投票的过程,甚至开始硬分叉的决定也不会考虑矿工是否准备好没有

矿工们只能表示他们的意见,比特币核心维护人员对矿工的意见可听可不听。不管是否有足够多的矿工做好了必要的软件升级准备,也不管是否得到了社区里任何成员的支持,这些核心维护人员可以自行选择一个日子进行分叉。因为取消了矿工投票,比特币核心维护人员又可以自行造出一种(还没确定,但想必是中心化的)方法取消硬分叉

不可思议的是,那少数几个核心开发者在指责我和加文·安德烈森(Gavin)提议只需要75%的矿工投票支持就可以实施修改后,他们自己在会上却一致同意,在区块扩容的问题上,矿工的观点是完全无关的

(vatten注:这似乎和Marc最近反对圆桌共识声明的看法相呼应,他认为矿工根本没有发言权)

不过这一切并不重要。原因是:

核心人员不会提高区块大小的限制

比特币社区里的人们普遍认为,所有的比特币开发人员都想要扩容,只需一些时间来做出一个大家公认的最佳方案。这些信念可能来自于比特币有关的开发人员一直是这么讲的

这些信念是完全错误的

当你排除噪音以后,世界上只有五个人可以修改比特币核心源代码:

• 加文·安德烈森(Gavin Andresen)

• 杰夫·戈查克(Jeff Garzik)

• 弗拉基米尔·范德莱恩 (Wladimir Van der Laan) (比特币核心维护者, 他是发布新版本的人)

• 格雷戈里·麦克斯韦 (Gregory Maxwell)(Blockstream)

• 彼得·沃尔 (Pieter Wiulle)(Blockstream)

其中三人(加文,杰夫,彼得),不会作出让另外两个人不同意的修改。这就意味着,其实上是弗拉基米尔·范德莱恩 (Wladimir Van der Laan)和格雷戈里·麦克斯韦 (Gregory Maxwell)这两人在操控着核心源代码库

弗拉基米尔·范德莱恩(Wladimir Van der Laan)很早就表示他“不太”赞成区块扩容,这是他在大家就区块大小的问题辩论数月后发表的想法:

“是的,[我的立场没变]。如果我们从2008年的次贷危机中吸取了什么教训的话,那就是任何事情都不会持续呈指数增长,根据这样的假设作决定是很危险的……。改变一个去中心化共识系统的规则是个非常棘手的问题,我不认为这是近期内我们能办得到的。”

请记住,核心小组成员具有矿工所没有的代码控制权,所以这是个控制着比特币运行的人讲的话。他认为技术不会继续发展下去,因为在2008年很多银行给美国房主做了很多次级贷款

这真是荒谬之极:计算机的速度与次级贷款根本毫不相关。金融危机不是因为指数增长所致

所以,如果你在等核心小组成员进行扩容,记住这一点:除非弗拉基米尔(Wladimir)同意,不会有任何代码会被收入比特币核心版本。而他认为,任何有关区块大小的改变,“近期内”根本不能发生

那么麦克斯韦(Maxwell)对增加区块容量的想法是如何呢?他经常自相矛盾;声称他想要增大区块,但同时又说扩容不应该发生。到目前为止,麦克斯韦还没有明确表过态支持任何一个扩容的提议。判断一个人要看他所作的,而不是听他所讲的:当加文(Gavin)和我要麦克斯韦(Maxwell)拿出一个具体的扩容建议时,他的回答是闪电网络(Lightning Network)(和区块容量永远停在1MB)

我认为,比特币核心小组不会让区块链(Blockchain)有将来的发展远景。现在不会,十二月不会,以后也永远不会。那两个有权决定代码可以被收入比特币核心源代码的人是不会允许的

利益冲突

许多比特币核心开发人员受雇于一个叫Blockstream的公司。该公司最近推出了一个称为Liquid的商业化侧链产品,主要的产品用途是连接各个比特币交易所

这是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因为这意味着这些比特币社区信任的维护引导区块链的人有很强的动机让区块链始终运作不佳,永远得不到改善。难怪Blockstream的官方立场是:区块链基本上应该维持不变,甚至像增加区块大小这种简单明了的改进也不要做

(译者注,现在情况不同了,他们要用SEGWIT大幅度修改区块链结构,因为那是他们的方案)

下面是已经受聘于Blockstream的比特币核心开发人员的列表:

• 格雷戈里.麦克斯韦 (Gregory Maxwell)(拥有比特币核心代码库访问权)

• 马特·科拉洛(Matt Corallo)

• 豪尔赫·蒂莫 (Jorge Timon)

• 马克·弗里登巴赫(Mark Friedenbach, 网名 maaku)

• 帕特里克·斯特罗门(Patrick Strateman,网名 phantomcircuit)

• 沃伦·托加米 (Warren Togami)

• 亚当·巴克(Adam Back)

• 彼得·沃尔 (Pieter Wiulle)(拥有比特币核心代码库访问权)

开发人员靠共识决策是个谎言

也许尽管如此,读者们仍然认为,对大家能达到共识的建议,这些核心开发者们还是会采取行动做点什么,他们只是不会采纳有争议的想法。想必这种说法你们一定见过很多次了

事实不是这样的

不是要大家都同意,而是只要那些有比特币核心代码库访问权的家伙决定改,核心版本就改了……。麦克斯韦最近在一次辩论中承认,他要做的一个对比特币协议(protocol)规则的更改就是一些人不赞同的。

[托马斯·比曾德(thomas zander)] “比特币核心者声称他们严格遵守协商共识的原则,如果达不到共识就不做任何决定。这就是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做区块扩容的原因。”

[麦克斯韦(gmaxwell)]“你讲的只是迈克(Mike)的说法,而不是其他人的。”

麦克斯韦的回答真是令人难以置信:他断然否认他以要大家意见统一为借口而不做区块扩容,又说,(意见统一才能融入代码)这种说法是我瞎编的!

事实是怎样的呢:今年五月份,格雷戈里.麦克斯韦 (Gregory Maxwell)在回复马特·科拉洛(Matt Corallo)(另一个Blockstream员工)的电子邮件中自己说:“硬分叉必须在大家几乎完全没有争议后进行”。马特(Matt)的电子邮件里说:

“在比特币这种技术性的社区,承诺任何区块扩容这种重大决定,取得共识是最基本的要求。”

五月份,彼得·沃尔 (Pieter Wiulle)(五个人中另一个可以修改比特币核心代码的人)说:“我不认为我们可以做有争议的硬分叉”。八月份他再次表示,“比特币的共识规定指的是一个靠共识做决定的制度,而不是靠多数人说了算的民主制度。需要找到一个每个人都同意的解决方案,不然就别做”。

(vatten注:这个说法我相当同意,也是我原来支持Pieter的原因,但SEGWIT这种修改底层协议的东西反而能更容易达成共识?)

亚当·巴克(Adam Back),Blockstream的总裁,麦斯威尔(Maxwell)的老板,接受IEEE Spectrum杂志采访时说,“大家需要达到意见统一,并且应该协调一致地去做。”

最关键的是,范德莱恩(Wladimir van der Laan)- 比特币核心维护者在 六月份说过:

“……任何有争议的事情都需要三思而行。如果我突然未经大家一致同意就开始修改代码,请你们马上取消我的比特币核心代码库访问权。”

所以, 比特币核心维护者要求协商一致才能修改代码的说法不是起源于我,而是那些负责比特币项目的人自己讲的

那么,为什么格雷戈里.麦克斯韦 (Gregory Maxwell)突然180度大转弯呢?

很简单:他想要做的一种修改突然间变得有争议了,别人不同意他的想法,所以要废除需要协商一致才能做修改的规定。有什么比声称这规定根本不存在更好的办法呢?

顺便说一句,毫无疑问会有人声称有两类更改方式(软分叉和硬分叉),只有硬分叉需要经过充分的共识。不要被这种说法迷惑:任何对代码的修改,是同一批人用同一种方式提交的。定义一类技术性的修改为硬分叉,其中只包括改变区块大小这一件事,然后声称硬分叉需要每个人都同意才能做, 只是用另一种方式告诉社区里的人们:不要再提扩容这件事

为什么十二月不会带来任何改变

在与比特币矿工和公司交谈时,我不止一次地听到:“我们在等待十二月关于区块扩容的第二次会议。如果到时还没有进展,那我们就切换到BIP 101”

似乎社区里有太多太多的人相信,今年十二月的会上我们一定会搞出一个方案来。在第一次会议上,加文明确承诺将会有进展:

“我给格雷戈里/彼得/弗拉基米尔(Gregory/Pieter/Wladimir)几周时间,去做他们在蒙特利尔的会上说要做的事,那就是搞出一个大家即使不太满意也还能接受的方案。”

如果读了以上这些你还不信的话,想想蒙特利尔会议已经开过一个月了,什么进展都没有:这个话题在他们每周的例会中提都不提。距香港会议只有五周时间了,他们有五周时间去兑现他们的承诺,找到一个 “大家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

这是个大胆的预测:他们不会兑现对加文(Gavin)的承诺,而是会两手空空地去开会

人们一直问我是否打算去参加香港的会议,我没有这个打算,加文(Gavin)也不会去。如果比特币核心小组和Blockstream公司那些人需要两次会议和10个月的时间来决定如何改变一个数字,那是他们的问题:我和加文还有其他人几个月前就已经完成了商讨,决策,测试,审核等步骤,并已交付了具体可行的版本

结论

我明白,比特币社区的人们害怕争吵和冲突。已经投入大量资金的矿工们担心一个有争议的修改会造成比特币的价格下跌,导致他们赔钱

但每个比特币用户、矿工和投资者都面临着一个严峻的选择:

比特币的核心版本 (Bitcoin Core):操纵这个版本的两个人已明确显示出不在乎区块链的将来发展。其中一个人受雇的公司,区块链的状态越不好他们越赚钱。再也没有比这更严重的利益冲突了

比特币的XT版本(Bitcoin XT):运行这个版本的两个人已经交付上线了一个体现挖矿者,用户和公司各方需求的折衷方案

去中心化指的不是一旦违背Blockstream利益就可以被忽略的莫种定义模糊的开发流程规范,它指的是人们在得到各种信息之后选择符合他们的信念的软件版本的能力,向来是如此的。

(vatten注:这篇文章是为了MIKE的XT做宣传,也不可全信,可当作一篇轶事。但从中可以看到core内部的决策机制以及他们在对待扩容问题上的态度,MIKE准确预言了12月会议的结果,不过也许他有耐心点等到区块都满了,没准能看到新的转机)

Advertisements
修订版 MIKE去年11月旧帖: 比特币区块大小的问题

信息不对称,使得矿工做出错误决策,PoS也不靠谱

5

vatten Yellow v    3 天前

@比特火锅

如果是在GPU挖矿时代,这个问题是很好解决的,支持扩容的算力会立刻超过80%。但现在的情况是,真正懂比特币并有小规模挖矿和架设节点的比特币爱好者,他们的算力无非在几个T到几十T的级别,在投机资本大规模进入挖矿产业的大环境下,他们那点算力完全比不上专业化的矿场。(由此也可以看出,真正懂比特币的人数量并不多,平均每个人1T的话,目前classic算力能达到1P,也就是1000个人左右,这和节点数也接近)

而那些专业化的矿场因为入行较晚,不懂core内部发生的问题,对他们来说最关心的是稳定赚钱。正如MIKE所说,他们认为使用core体现了一种忠诚,他们甚至都不认为core违背中本聪的原设计蓝图是一种背叛,因为他们都不知道什么是中本聪的原设计蓝图

6

vatten Yellow v    3 天前

从原理上来说,这个世界1%的人控制着99%的财富,所以无论比特币以何种技术手段实现,最终不可避免落入那1%的人的控制中,他们可用巨量资金控制算力和代码开发

所以有人就提议要用POS,但POS则把控制权又给了那不到1%的控制着比特币的人手中,所以仍然是现有的模式,只不过换了一批人而已,而这批人除了比特币又没啥资源,哪像资本阶层具有丰富的投资组合,因此那种币得到支持的几率也不大

比特币靠先发优势换POS也许还有些希望,但你怎么对外宣传?说交易的安全性是由拥有比特币的一批人所共同保证的?听起来不是很有说服力

信息不对称,使得矿工做出错误决策,PoS也不靠谱

现在Core的程序员在瞎搞,矿工应该赞助比特币开发者

10

vatten Yellow v    23 天前

@cndx

归根到底,没有这些程序员在这里瞎搞,是不会出现7月4号这种事故的。作为一个矿工,我听那些程序员的,反而还丢了钱,也没得到任何好处(BIP66仅仅是为了Blockstream自己的产品在做铺垫,对一般比特币用户毫无帮助),我要继续听这些程序员的,我不是得精神病了吗

社区的一个很大问题就是在于有关软件的盲目升级上。在起初,比特币是中本聪和Gavin一批人在带着搞的,大家都认同他们的带领,可自2012年以后,新的比特币版本的开发主要都移到了Blockstream那几个程序员那里了,而Gavin去做其他一些更重要的事情了,比如和监管部门沟通。而那些程序员到底开发了什么,有哪些是真正对比特币有好处的,你能给列个单子么?事实上大多数人仍然延续中本聪时代的习惯,有新版本出来就升级,以为都是为了比特币好的,可实际上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升级了啥东西,0.8的硬分叉和去年七月的硬分叉都是教训。估计等大家都明白过来以后,就会改掉乱升级软件的坏习惯了

程序员的激励确实是个问题,所以被风投抓住了这个机会猛投资Blockstream,但那些风投都是想靠着比特币来发财的,早年比特币一钱不值的时候那些人都在哪儿呢?所以最终应该是矿工负责给程序员资助,这也符合矿工自身的利益。其实原来挖矿的都主动把一部分收入捐给挖矿软硬件生产者,只要同样赞助部分给程序员,就可以解决问题

现在Core的程序员在瞎搞,矿工应该赞助比特币开发者

奇怪为什么矿池被搞定了

最近这件事(指2月11日Core在香港与中国主要矿池达成的共识),最让我不懂的是,矿池明明拿着所有的王牌,却被一个只有几个草花2和方片3的Adam搞定了,难道是源于信息不对称?就算在公开市场上,要想竞价改变矿池的意见的话,起码得出3.3亿美元,也就是这个经济体系经济总量的一半,或整个矿机产业的总值吧

奇怪为什么矿池被搞定了

Core已经走上歧路,Mike离开后将无人继续分享Core社区内部真相

我以前一直是反对XT的,一直认为core会推出个符合大家期望的方案,但香港大会看到那帮人闭口不谈如何达成共识只谈自己的技术方案,才明白core早就已经走上歧路了。MIKE后来谈到他在香港共识会后就抛售了他的比特币,早于这篇文章一个月

我觉得Gavin的评判较客观,现在还没到那么绝望的地步,MIKE有点过于悲观了。MIKE认为支付功能完了比特币就完了,但我以前调查证明大多数用户用比特币是为了储值和国际转账。储值一般不会受到支付功能影响,而国际转账因为是大额,现有体系的手续费超高,所以比特币即使交易费用飙升也能维持一阵优势,技术上还没到崩溃的地步

但他提出了重要的问题,即“这个世界应该由“专家的共识”来控制,还是由每个普通的用户选择他们喜欢的政策?”

对比特币有信心的很多人都相信,比特币自身有寻找到最佳路线的能力,也就是相信自由市场的威力。但那是建立在一种理想情况,即每个参与者都能获得足够完备信息的前提上。事实上,信息不对称导致决策错误是很常见的。关键的东西不在IRC上是感受不到的,即使有个什么DEV MAILING LIST,对没有相关技术背景的决策者来说也是对牛弹琴,而仅有技术知识又很难看到每个技术变化后面的政治意图。现在又少了一个能象MIKE一样及时通报内部情况的

Core已经走上歧路,Mike离开后将无人继续分享Core社区内部真相

翻译:比特币实验的决断 (mike hearn)

https://medium.com/@octskyward/the-resolution-of-the-bitcoin-experiment-dabb30201f7#.jl9qal5d8

(译者注:这是2016年1月14日 mike hearn宣布退出比特币开发活动的那篇著名文章,国外社区已家喻户晓,我才有空仔细看了一下翻译过来)

比特币实验的决断

我作为一个比特币开发者已经五年多了。我写的代码被上百万的用户,上百的开发者所使用,我所做的演讲直接导致了几个新企业的成立。我在SKYTV和BBC新闻上谈过比特币。我被经济学家们持续称为比特币专家和杰出的程序员。我曾向证监会和银行以及一些咖啡厅中遇到的普通人解释比特币

从一开始,我就在说同样的话:比特币是一个实验,和其他实验一样,它可能会失败。所以不要投资你不能承受的风险额度。我在访谈、讲台、或电子邮件中都这么说过。其他著名的比特币开发者如Gavin和Jeff也是这么说的

但尽管我一直知道比特币可能会失败,但现在不可避免的结论它已经失败了让我极为难过。基础面已经破裂,无论短期内价格如何波动,长期来看极有可能向下。我不再参与比特币的开发,已经抛售了我所有的币

为什么比特币失败了?它失败了,因为它的社区失败了。它本来被设计成一个新型的,去中心化的货币系统,没有任何对系统来说很关键的“大的不能倒”的机构,但却发展成一个更差的东西:一个完全被一批人所控制住的系统。更糟的是,网络也几乎在技术上到了崩溃的边缘。本该能防止这种事情发生的机制都失灵了,结果就是没有太多理由认为比特币能比现有的金融系统好到哪儿去

想想吧,如果你从没听说过比特币,你会关心这样一个货币系统么:

  • 无法顺利转账
  • 交易费用昂贵且无法确定
  • 允许付款方在完成支付后按一个键取消付款(- 如果你不知道这个功能,这就是最新的0.12版的RBF)
  • 大量的付款要排队
  • 被中国控制
  • 开发它的公司和人员在搞内战

我敢打赌你不会

区块上限的僵局

如果你不清楚比特币近来的情况,这是2016年1月的网络状况

区块已经满了。你也许会奇怪一系列的文件怎么会“满”?答案是很久以前,有一个为了防止垃圾交易而对区块上限所设的人为的限制,没有被移除,结果导致网络的处理容量被耗尽

这是区块大小的图

7月份的峰值来自于一个垃圾交易的攻击,称之为压力测试。在那个情况下,每10分钟700KB的交易(或小于3个支付每秒)大约就是比特币在实践中所能处理的极限

也许你听说过处理极限是7笔每秒,那是个2011年的旧数据,自那以后,比特币交易变得比那时大多了,所以真实性能远小于理论值

真实限制是700KB而不是1MB的原因在于,有些时候中国矿工因中国防火墙的限制而用SPV挖矿产生空的区块,随后我们会谈到

如果你仔细观察,你会发现交易量在2015年夏季以来持续增长。这是可以预期的,我在3月就谈到了比特币的季节性增长模式

以下是区块大小的周均线

 

所以周均线也接近于其处理性能的顶端了。所以就不奇怪,常常会有比特币交易无法被及时处理而排长队等候。你可以在size这一栏看到一些列塞满的区块

 

当网络处理能力被耗尽,就会变得极不可靠。所以有很多攻击者简单的发送大量交易就可让节点崩溃。显然,圣诞前交易就开始变得不可靠,现在高峰期排队已经成为常态

这里引用一段某比特币企业ProHashing的消息:

…………………………
有些用户今天早间联系了Chris,询问为什么他们的提现没有被执行

问题在于,现在无法依靠比特币网络来确认是否你的交易会被处理,因为拥堵的情况是如此严重,稍微上升的流量就会导致网络状态出现剧烈的变化。谁会接受随机等待60分钟或14小时以便获得交易确认?

滑稽的是,有人在红迪社区发帖说没有任何危机。人们讽刺我的帖子说我过分夸张了形势。这些人真的每天都用比特币吗?
…………………………

ProHashing 在圣诞和新年之间又碰到了另一个问题,这次是因为一个交易所和他们的钱包间转账出现了延迟

比特币应该对这种情况报之以交易费用上升来排除一些客户,尽管这个机制是有问题的,但这样的事确实在发生:交易费用迅速在上涨。曾经有段时间,比特币的重量级优势就是其交易费用低廉甚至零手续费,但现在经常需要支付比信用卡还高的费用

为什么处理容量的限制没有被提升?因为区块链被中国矿工所控制,两个矿池就控制了50%的算力。在最近的一个会议里,95%的算力掌握在坐在同一个台上的十来个人手里。矿工不允许区块链扩容

为什么他们不允许扩容? 有好几个原因。一个是矿工运行的bitcoin core软件的开发人员拒绝扩容。另一个是矿工拒绝使用任何其他版本的软件,因为他们认为这样做是“不忠诚”的 — 同时他们恐惧于任何这样的“分裂”消息会导致投资者惊慌抛售。他们反而选择忽略这个问题,希望它自己会消失

还有一个原因是中国的互联网因为受到政府的防火墙限制而跨国速度非常慢,有时比手机都差。想象一下,一整个国家通过一个便宜旅馆的WIFI连接到世界的其余部分,大概就是这样一幅局面。目前中国矿工能够保持连接并挖每个区块的25个币。但如果比特币更加流行起来,他们害怕容量提升以后他们就挖不到币了。这使得他们有动机让比特币不要变得流行

许多比特币用户和观察家都假设这些问题都会自己解决的,自然区块上限也会提升的。归根到底,为什么比特币社区–一个提倡比特币成为金融未来的社区–会让区块链无法扩容而死在摇篮里呢?但这正是目前在发生的事

因此而导致的内战已经使coinbase 美国最大的一家比特币企业 因立场不正确而被从比特币官网上摘除,并从社区论坛里封杀。当一部分的社区恶意的对待给这个货币体系带来几百万用户的企业,你就知道事情已经发展到什么样的疯狂地步了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如果你不知道这些,绝不止你一个人。一个2015年所发生的最令人担忧的事就是投资者和用户能得到信息的渠道已经枯竭了

在大约8个月内,比特币已经从一个透明和公开的社区转化为一个存在信息封锁和大量的人身攻击的社区。这是目前为止我所见的最骇人听闻的事情,结果导致我认为还呆在这个社区是个耻辱

比特币并不是一个可靠的投资,并且总是被宣传成一个实验性的货币,别拿你亏不起的钱玩。架构非常复杂,但这些都没有让我担忧,因为一个投资者所需的所有信息都可以获得,有大量的书籍,会议,视频和网站可以帮助人们了解它

但现在不是这样了

绝大多数买比特币的人通过主流媒体获知其消息。当一个消息发布在主流媒体上,价格就上升,然后媒体报道价格飙升,进一步催生泡沫

这些故事通过一种简单的流程到达媒体和杂志:消息总是最初来源于社区论坛,然后被一些专业的社区和技术信息网站发布,然后主流媒体的记者在这些网站看到信息就编写他们的版本。我一次又一次看到这些事情的发生,也经常接受记者的采访和讨论

在2015年8月,很明显由于bitcoin core项目不愿意推出一个扩容版本。原因很复杂,下面有述。但很明显,社区需要能加入新用户的交易处理能力。所以一些老程序员(包括我)聚集在一起,开发了相关的扩容代码。那个代码叫做BIP101,然后我们以bitcoin xt的名字发布了它。通过运行XT,矿工可以投票扩容。一旦75%的区块已经投票扩容,大的区块就可以被允许

XT的发布触动了一批人的神经。他们中有一个是bitcoin.org和几个主要论坛的系统管理员。他常常允许有关犯罪行为的讨论,称为言论自由。但当XT发布后,他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他说XT不能代表开发者共识,所以不是比特币。投票是不好的,他说,因为:

比特币最好的事之一就是它缺乏民主

因此他决定不择手段封杀XT,从几个主要的信息渠道着手:所有包含“XT”字眼的帖子一律被删除,XT也不能在官方的bitcoin.org网站上有任何链接,还有,把用户导向其他不存在审查的论坛的人会被封号。大量用户从论坛上被驱逐和禁言

你可以想象的到,这激怒了人们。最终,人们找到了一个新的不存在审查的论坛。阅读这个论坛是件郁闷的事,几个月来,每天都能看到愤怒的帖子抗议封杀

但因为无法把XT和有关舆论控制的信息发送出去,产生了另外一些问题

这是第一次投资者没有任何明显的渠道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同意见被镇压了。有关core开发人员的批评被封杀了,误导性的软分叉和硬分叉用语成为一种政治手段。很明显很多买币的人都不知道比特币已经快要无法容纳更多交易了

这令我极为担忧。这些年来,政府在金融业发布了大量法律。比特币不是证券,我相信不受这些法律约束,但这些法律的精神都是一样的:投资者必须有权得到信息。如果投资者被误导,政府通常会调查

为什么bitcoin core不扩容

人的问题

当中本聪离开时,他把我们现在所称的bitcoin core的管理权交给了Gavin,一个早期的程序员。Gavin是一个有经验的领导者,有能力看清大局。他对技术性事物的可靠判断能力是我离开工作了8年的谷歌加入比特币的原因之一.只有一个小问题:中本聪没有问Gavin是否想要这份工作,其实他不想。所以Gavin首先就把权限给了另外四个程序员。这些程序员没有经过仔细选择,只是为了防止一旦Gavin出现什么意外好有人继续。他们只不过是当时恰好在场的几个程序员

他们中的一个Gregory Maxwell,有一些奇特的观点:他曾宣称他在数学上证明比特币是不可能的。更有问题的是,他不相信中本聪最初的长远蓝图

当项目最初发布时,有人问中本聪区块链如何处理大量用户的交易。显然数据量会是惊人的?这是个在早期很多人都有的对比特币的质疑,中本聪早就料到了这些问题,他说:

“带宽也许没你们想的那么要命。。。如果网络达到VISA的处理能力,要好多年,到那时候,在网上传送两个HD电影没准就不是个大难题”

这是个简单的结论:看看现有的支付系统处理能力,然后再看看比特币需要多少容量,然后再指出这样的容量不会在一夜间达到。网络和计算机性能在未来将比今天要提升。事实上粗略计算也表明,正如他自己和我说的,甚至考虑到其他因素,网络也不会出现瓶颈

Maxwell不同意这种想法。在2014年十二月的一次访谈上他说:

扩容和去中心化之间有一个平衡。
问题在于,他说,当比特币交易量提升后,因为开销原因,大公司可能会是唯一运行比特币节点的地方
‘比特币生来就有缺陷,因为更多的用户将导致更高的中心化程度’这样一种想法显然很荒谬。而且它忽略这样一个事实,即使那么多炒作,实际的使用率增长并不高,而技术却日新月异。这是一个我和Gavin多次讨论的话题。这种想法导致一个可笑的结论:如果去中心化对比特币更好,而增长导致去中心化,那比特币应该不允许增长

结果,Maxwell的结论就是,比特币只能成为一个结算层,在其上运行一些其他的系统

恶性循环开始了
在公司里,反对公司发展目标的人会被开除

但core软件是个开源项目,不是一个公司。一旦五个程序员被选定,Gavin不想做领导,就没有任何流程开除其中的任何一个。而且也没有面试和筛选部分保证他们遵循项目的长远发展目标

当比特币越来越流行,交易量接近1MB上限,程序员之间常讨论扩容问题。但通常立刻变成一个感情化的讨论,说扩容很危险,会导致中心化等等。和许多小团体一样,人们试图避免冲突,这个问题就被拖延下来

使事情更复杂的是,Maxwell创立了一个公司并雇用了其他几位程序员。不奇怪,他们的看法就和他们的老板一样

协调软件升级需要时间,所以在2015年5月Gavin决定这事儿必须解决,还有8个月的时间。他开始写文章逐条反驳那些反对扩容的理由

但很快就发现core程序员有意阻挠扩容。Maxwell和他雇佣的程序员拒绝考虑任何扩容。他们甚至不愿意讨论这个问题。他们坚持没有共识什么也做不了。Wladimir则害怕冲突而决定任何有争议的话题不可讨论,也拒绝加入讨论

因此尽管交易所,用户,钱包开发者,矿工都希望有一个扩容,5个主程序员里3个反对

僵局

大规模的对于XT用户的DDOS攻击
尽管消息封锁,在XT发布的几天内就达到了15%的节点支持率,至少有一个矿池开始支持矿工投票BIP101

随后DDOS攻击就开始了。这次攻击极为严重甚至将某些地方整个区的互联网都瘫痪,直到那个地区的XT节点停止运作为止。有三分之一的节点都因此而被迫停止

矿池也遭到了攻击而被迫停止支持。背后的信号很清楚:谁要支持大区块,就攻击谁

这种攻击仍然时有发生。当coinbase声明已经对core失去信心而开始运行XT,他们也被攻击而下线了一阵

虚假的会议

尽管有DDOS攻击和舆论封锁,XT仍然支持率上升。那威胁到了core,因此几个开发者决定组织一系列比特币扩容会议:一个在八月,一个在12月。目的是为了达成共识。大家都想要共识,对吧?

我立刻注意到这些反对扩容的人不会因为参加了一场会议而改变他们的想法,而且,冬季增长期的到来使得升级只有几个月时间了。浪费时间等待这些会议会威胁到网络的安全性。第一次会议甚至禁止讨论有关的具体提议

所以我没有参加会议

不幸的是,这招极为管用。社区完全相信了。当你和矿工和企业讨论时,“我们等core在12月实现扩容”是最常听到的拒绝运行XT的理由。他们害怕任何媒体报道的有关社区“分裂”的消息会导致价格崩盘和亏损

现在12月会议也过了,没有扩容计划,一些公司(coinbase和btcc)已经醒悟过来,明白他们被玩弄了。但已经太迟了,社区仍在等待中,每天又多增了10万笔交易

非路线图
Jeff 和 Gavin,支持扩容的两个资历最老的程序员,都在社区内有足够的声誉。他们联合发布了一篇文章:比特币正在被偷偷改成一个清算系统

Jeff和Gavin 通常不会用我这么激烈的态度。我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的。所以他们这封信中的用词是不同寻常的。
……………………………………
core建议的路线图正在被社区讨论,有一些积极的地方,确实有个扩容的计划,但它无法坦白向比特币用户解释和承认其缺点

core的区块大小仍然不变,他们在这一点上丝毫没有做出任何让步

在一个最优的,透明的,开源软件环境中,一个BIP该被提出,这并没有发生

扩容会议的一个重要目标是把目前有关扩容的混乱的讨论置于一个有效的决策流程之内。但这并没有发生。同时,会议又推迟了一个扩容的机会,交易费用和区块空间的压力持续上升
…………………………………….

正如他们说的,无法坦白的说话,已经成为一个常见现象。比如说,在香港扩容会上,隔离见证被发布,但并没有真正解决问题,试图通过一个会计手法(不把所有的数据都计入区块容量)达到一个60%的扩容。它需要对比特币任何一块软件都做出大幅度的修改。比起简单的扩容,它选择以一种极为复杂的方式最多争取几个月的可用容量,而且还要保证所有比特币企业的共同配合

RBF
用交易费用来控制堵塞局面的问题在于,为插队所需付出的交易费用可能在你付款后发生变化。core为此发明了绝妙的一招–让人们在付款后交易未确认前可以随时改变交易。意图很明显,让人们可以抬高那些不能确认的交易的手续费,但这也同时让人可以把交易修改为付给自己从而取消付款

这就让比特币直接购物毫无用处,因为你需要在店里等交易被确认,高峰期可能要等上几小时

core给出的理由是:这不是个大问题,因为如果你没有等待交易确认,这是不安全的,说明你不会用比特币。因此,让不确认的交易风险提高到100%并不改变已有的风险。

(译者注:可以看到,他们推隔离见证来对付未确认交易的延展性问题时,他们就不说交易一定要等待确认了,因为那样隔离见证就是不必要的了,可见他们为实现自己的方案,可随时修改看法寻找对其有利的解释)

这个协议变化在core 0.12中发布,受到社区的强烈抵制,但你可以看到core程序员根本不关心其他人如何想,他们想实现什么就实现什么

如果这都不能让你明白比特币现在有严重的危机,那什么都不能了。当你都没法用比特币的时候,还有人会相信比特币能值几百美元?

结论
比特币已进入一段极其危险的水域。之前的危机,如MTGOX破产,都是外围相关服务企业的问题。但这次不同,是core内部出了问题,区块链自身的问题

更加基本的来说,这是一场反映两种截然不同的哲学观点:这个世界应该由“专家的共识”来控制,还是由每个普通的人选择他们喜欢的政策

甚至你构建一个新的团队,算力集中在中国防火墙后仍是一个问题。如果算力控制在十来个人手里,比特币是没有未来的。但目前没有任何的解决办法:甚至没人有任何提议。对一个成天担心区块链被政府控制的社区来说,这是个极大的讽刺

当然了,并没有到完全绝望的地步。尽管发生了这么些事,过去几周里有人已经接下了我所放下的活儿。曾经,使用和core不同的软件被认为是叛变,但现在有了更多的两个不同实现bitcoin classic 和 bitcoin unlimited 。目前他们也面临XT同样面临的问题,但也许另一些人能找到更好的办法

比特币社区有很多聪明和充满能量的人工作,在过去五年里我很荣幸认识很多这里的人。他们的企业家精神和对待货币/经济/政治的不同视角是奇妙的,我不后悔在此度过的时光。我早上醒来发现朋友们在不受审查的论坛向我告别甚至挽留我,但我已决定前行,并祝这些朋友好运,坚强。。。

翻译:比特币实验的决断 (mike hearn)

推测:Blockstream已经腐化Core开发社区,Mike和Gavin选择退出社区另起炉灶

我时常在思考MIKE退出的原因,作为一个最早加入比特币的程序员,他被排挤出去的经历足够能说明一些问题,我们可能要比他后知后觉半年,没准到7月我们也会得出结论比特币完蛋了

他显然是在内部最了解core一点点被Blockstream腐化掉的情况的,但这种情况我在职业生涯中也确实见过多次,每次都是敢于使用卑鄙伎俩的人胜出,因为品学兼优的高材生程序员们是根本干不过这些城府很深的家伙的,而且他们也很清高埋头在科研里,不屑与这些人为伍,胆子也小。另外一方面大多数人都不可能知道内部发生了什么,所以在站队的时候只要那批善于搞活动的拉到一批搞社交的到处做宣传,可以迅速占到多数,这样从民主上来说也是他们占优

这归根到底可能是系统熵值必然下降的原理,也就是说一种有序的状态需要极高的能量来维持,如果一旦没有一个能量很强的人主持大局,那些负能量的行为会迅速占到上风而蔓延到整个体系里

不过之前这种手法之所以能奏效,都是靠信息不通和自上而下的中央化集权控制,他们的关键在于获取控制权。现在他们已经控制了核心代码组,不过就我的理解,比特币的控制权,程序员是最弱的,因为如果大家不用他们的软件,他们就啥也不是,尤其是在有其他软件选择以后(这也是他们为何要引诱矿工签署不使用其他软件的保证),控制权的第二层是矿工算力,可以决定区块链的方向。但控制权的最高层是在用户,如果没有用户持续不断的买币,那比特币也就完了 (作为交易商,这个月我明显感觉到买币的人比上个月少了很多,下个月继续观察)

在大企业里,通常到了这个阶段,再调整回来会是个很痛苦的过程:一方面原来的市场份额还在,这些人的恶性影响不会立刻显现出来,只有到市场份额明显下降,公司收益严重缩水以后,才会受到投资者的普遍注意,那时股东不得不出面进行公司重组。但那时因为公司内部已经一团乱了,就必须做整个领导层彻底大换班,而这会冲击到一些利益既得团体和数不清的私人关系,所以很多情况下投资者都是直接把公司给卖了,也即撤资,这可能就是MIKE所预期到的比特币的命运

但比特币毕竟和公司不同,是个自由主义者的实验,又是个开源软件,用户可以随时转移所以没准会有更好的自我调节机制,Classic的出现已经说明不可能所有的人都会被蒙在鼓里,就如林肯说的
You can fool all the people some of the time, and some of the people all the time, but you cannot fool all the people all the time
你可以在一段时间内骗过所有人,也可以永远欺骗一部分人,但你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的人

所以说,每个投资者都该关注整个生态体系的健康,具体到行动上来说就是没有绝大多数用户许可的变化不允许进入比特币代码,或不使用那样的代码,这样才可保证比特币是按照大多数人的意愿在发展,而不是被少数人的代码所挟持成为自己的摇钱树。这也意味着程序员如果为大局考虑,不该提出过于激进的改动方案,因为那是一定会被否决的

推测:Blockstream已经腐化Core开发社区,Mike和Gavin选择退出社区另起炉灶